新闻中心

  新华网西安8月21日电(记者程露、姜辰蓉)受民间借贷风波影响,去年生产总值突破千亿元大关的陕西省榆林市神木县,正在遭遇一片“唱衰”之声。为应对危机,因煤而兴、因煤而富的神木县“急速补课”,加快转型升级步伐。神木县的举措能否取得实效,打破经济“崩盘”传言?记者日前到神木进行了实地调查走访。

  在神木县的二郎山下,拉煤车曾经络绎不绝,一眼望不到头,如今这种景象已经看不见了。神木一位煤矿老板告诉记者,他的煤场曾有20多位员工,但现在煤炭行业持续低迷,他已停产,“只留下3人,分别负责看门、做饭和巡场,等待煤价回升,重新开工”。

  “煤炭市场好起来,才能扭转民间借贷的危机。”神木县煤炭协会会长赵存发说,“不知道今年下半年煤价是否能回升。”

  神木县发改局副局长高海雄说,今年上半年神木经济增速为6.8%,远低于去年同期的15%。煤炭供需关系发生逆转,能化产品量价齐跌。

  “10年间,煤价最高达到每吨900元左右,而现在面煤已跌至200元以下,块煤销售价为430元左右。”赵存发说。受市场价格影响,神木县的许多企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据神木县政府统计,全县共99家煤矿,目前仅11家仍在生产,其余88家煤矿都处于停产状态。

  民间借贷危机爆发后,很多媒体认为神木经济会“崩盘”。对此,神木县县长黄建军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神木民间借贷案件虽呈多发态势,经济增速放缓,但并未“崩盘”。

  然而,一些神木县政府工作人员认为,由于一部分民间借贷资金流向煤炭企业及其相关领域,如果煤价进一步下跌,风险将会持续暴露。

  对于目前的形势,赵存发表示,过去煤价虚高,是暴利,现在煤价正在逐步回归合理区间。因此,煤企应该学会适度赚取利润,让出一些利来给下游的企业。

  神木县坐拥丰富的煤炭资源,探明煤炭储量500多亿吨。对神木经济的后续发展,黄建军认为,这里并非资源枯竭型地区,资源储量大,潜力也大。

  据了解,经过10多年的快速发展,神木县煤炭产能达到每年2亿吨以上,兰炭产能2600万吨,电石产能300万吨,金属镁产能20万吨,并且形成了每年转化6000万吨煤炭的能力。黄建军说:“产业规模是最大的自信来源,而且我们有一群经验丰富的民营企业家,所以说神木也是有抗风险能力的。”

  他指出,去年以来神木县停产的40余户企业,大多都是 “两高、一低”(高污染、高能耗、低收益)企业。与此形成对比的是,一些注重科技创新、产业链条完整、结构调整到位、抓住机遇积极求变的企业,在这次危机中受到的冲击就较小。

  “神木与温州、鄂尔多斯不同,我们的借贷资金大多数流向实体经济,因此最坏的情况可能是经济下行,企业信心不足,社会总体消费能力下降,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几年。”黄建军说,“但同时,最坏的情况也蕴藏着最大的机遇,能推动企业加快完成转型升级。”

  在神木之前,温州和鄂尔多斯相继陷入了危机。改革开放以来,温州借助廉价的劳动力,发展了一批劳动密集型轻工业产业,但随着劳动力成本的提高,人民币升值加快,货币政策的紧缩等因素,温州中小企业经营困难,借贷资金链断裂,引发危机。

  同样,鄂尔多斯曾是内蒙古三线城市,GDP却一度赶超香港,房价直逼“北上广”。然而,产业结构单一,粗放生产,热衷房地产等投机买卖,这让鄂尔多斯的发展之路越走越窄。2011年底,煤价大幅回调,终结了煤炭产业的暴利时代。

  “民间借贷问题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现象,当然,也与中国现行的金融体制不健全、不完善,产业结构不合理有关。温州出现过,鄂尔多斯出现过。问题暴露出来,我们要积极解决、调整。”黄建军说。分析认为,由于神木县工业70%以上依靠煤炭及其相关产业,产业结构单一导致抗风险能力差。

  “另外,此次危机中,煤炭等能源产品价格大幅下跌,涉煤企业利润期望值回归理性,客观上给现代特色农业、装备制造、文化旅游、基础设施等利润值低、投资和回报周期长的产业发展带来机遇。”黄建军说。

  神木县当地干部建议,神木应以此次危机为契机,大力实施资源深度转化,建设高端能化产业的生产研发基地,建成全国最先进的煤化工和煤清洁发展地区。同时,加快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大力发展精细化工、新材料、新能源以及现代农业和现代服务业,积极探索资源型城市转型发展的新路径。

  张太登整版广告女子遭U型锁敲头部残疾人集体登机遭拒携5亿出逃高管被抓汕头 百年难遇洪水刘晓庆丈夫郭晶晶预产期傅政华台湾民众蛋洗县府梦鸽为子“申冤”河南公交车劫案广东洪灾 漂浮女尸东北洪灾温州原副市长喊冤菲律宾客轮撞船

上一篇:注意!吉林化纤: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21年年度报告和20
下一篇:新乡化纤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度报告摘要